關於部落格
  • 1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很好笑的<鬼>故事

-----*****----- 時間是某一個下哨的深夜一點多, 由於還沒洗澡,所以我決定去大澡堂清洗一下再就寢; 大澡堂是開放式的,一去發現一個學弟正好洗到一半, 學弟很有精神:『學長好!』 學弟看到學長一定要有禮貌, 而學長看到學弟一定要先嗆一下, 例如:『幹!一進來就聞到滿屋的菜味!』 或是:『菜比巴,一梯退三步沒聽過是不是?』 但是因為本人走溫和路線,而且那學弟比我壯我打不過他, 所以單純的打個招呼就開始盥洗了。 半夜兩個大男人坦承相見一起洗澡在軍中也習慣了, 但是還是忍不住會偷瞄一下對方大小, 哼! 普通貨色, 瞄來瞄去忽然我發現, 浴室的角落有個不尋常的東西, 沒錯,就是阿飄。 -----*****----- 它是一個人的外型,很老套的長髮蓋臉,全身白衣略顯透明, 坐在浴室角落靜靜的,垂著頭一動也不動...... 學弟似乎看不到,依然悠哉的繼續洗澡, 人家說:老兵八字輕,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 我害怕那東西會忽然衝過來或是幹麻的, 太過緊張的洗澡害我肥皂一直滑掉, 學弟見狀後忽然開口: 『學長,你一直撿肥皂,是不是在暗示我什麼?』 我大驚,莫非學弟也發現了? 我:『嗯....學弟,你發現了? 』 學弟面有難色:『學長,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樣,我沒有這樣過...』 不是我想像的這樣,看來他應該沒有撞鬼的經驗, 我:『學弟,你是第一次嗎?』 學弟:『不是,學長你不要這樣,我會害怕...』 可能是因為學弟不是老兵,所以八字不夠輕看不到它, 我想到曾經在書上看過幫人家通天眼的教學, 聽說開通後就可以看得到了, 我:『學弟,想見識一下嗎?讓我幫你通一下眼,我會很快的....』 學弟遮著屁股:『不,不,學長你不要這樣,我會叫的...』 看來學弟很怕看到鬼的樣子,我安撫他 我:『學弟不要緊張,第一次可能會害怕,有過幾次經驗你就會習慣了...』 學弟:『學長不要這樣,我不知道學長是這樣的人....』 當然,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有點靈異體質,有時候會看得到, 我:『喔喔,像我們這種人都要比較低調,你也知道軍中很多那個, 被發現很容易被它們纏上....』 學弟:『嗯....也對,聽說軍中真的很多.....』 我:『偷偷告訴你,家豪班長也是這種人喔!』 學弟:『!! 什麼?! 家豪班長也是?!』 我:『對呀!我們常常私底下會互相討論交流呢!』 學弟:『討論這種經驗?』 看來學弟不知道有鬼壓床和鬼上身這種東西, 我:『就被壓還有被上的經驗呀....』 學弟:『聽起來很噁心耶....』 我:『不會噁心阿,其實被上久了就習慣了, 家豪班長還有教我怎麼減輕被壓時的痛苦喔! 他說狂罵髒話就可以了。』 學弟:『什麼?在那個的時候狂罵髒話,不是很奇怪?』 我:『對呀,我也覺得很奇怪,所以我還是喜歡用我自己的方法來應付。』 學弟:『什麼方法?』 我:『唸大悲咒呀。』 學弟:『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你更怪。』 我:『哪會怪,而且有的時候遇到厲害一點的,還得要拿道具輔助才可以解決。』 學弟:『你們還玩道具阿....』 其實因為我和家豪班長想學些降妖服魔的東西,所以我們有買些法器研究。 我:『說來好笑,我們還有替自己的那一根東西取名字, 家豪班長的那根細細長長的,我們取名叫做服魔劍, 而我的那根就粗粗壯壯,所以叫做降龍棒。』 學弟:『你們還替自己的那根取名字喔.....很奇怪耶....』 我:『那會奇怪阿,我們還會互相交換把玩一下...』 學弟:『!! 還互相把玩....』 我:『對呀,有一次我玩的太HIGH了,不小心把他那一根給弄斷了。』 學弟:『挖靠!! 那不就要趕快送醫院!』 我:『幹麻送醫院? 拿個膠帶纏一纏黏回去就好了。』 學弟:『什麼!! 用膠帶黏回去就好了?!』 我:『對呀,只不過變得有點歪歪的而已, 老實說我的這一根也歪歪的。』 學弟嘀咕著:『大家的不都馬是一樣,學長的那根當然也....』 就在此時,角落的飄很猛然的站了起來, 我緊張的大喊:『阿阿阿阿,你看它站起來了!! 剛剛還垂頭喪氣的,現在很有精神的站起來了!』 學弟卻撇開頭閉著眼睛說:『學長你不要這樣,我不想看那個站起來的樣子....』 那個阿飄眼神充滿血絲,凶狠的盯著學弟看, 我:『學弟快看阿,他充血著注視著你阿阿阿阿阿....』 學弟低著頭:『對不起學長,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這個.....』 學弟話還沒說完,那個猛飄忽然撲向學弟要上學弟的身, 基於學長保護學弟的心態,我怎麼可以讓沒有經驗的學弟被鬼上身呢? 顧不得全身的赤裸我朝學弟撲過去並對著阿飄大喊: 『要上就上我吧~~~~~!!!!! 』 學弟見狀嚇的奪門而出,連東西都忘了拿, 而隨著學弟逃去,那個猛飄也慢慢的消失不見了, 總算結束了我這次大澡堂的撞鬼經驗。 後記: 我想那個學弟應該會很感謝我那時保護他的行為, 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之後他總是離我很遠, 而且也不怎麼敢跟我說話的感覺。 某邪神SO:真是個美麗的誤會呀~~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